打印
手机阅读本文
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

跑腿小哥的微信里,躺着玉林人热气腾腾的生活

时间:2019-10-17 18:00:22 作者:晏海珊 李家州

前段时间,南宁的跑腿小哥的奇葩单子上了热搜。他们帮人跑腿,无所不能——排队、送货、替父母跟踪下课的孩子去哪里玩游戏、陪失眠的客户入睡,半夜十二点带束黄菊花去帮客户上坟……太多“奇葩”单子让人打开眼界:原来,跑腿小哥还有这种操作!

玉林,是座小城,东西南北骑电车走一圈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。什么事情都可以出门即办。城市慵懒、氛围单一,玉林的跑腿小哥会有如上面的生猛操作吗?

每天,张单和他手下的七八位员工都会骑着电车,穿过温热的大街小巷。

他们是一群来自玉林本地的野生跑腿员,每天的工作,是解决市民五花八门的订单需求。需求的来源在于——城市快速发展,城区变大了,人的时间变紧张了。有很多事,急起来,自己没时间,也找不到人去解决。或者,有时候纯粹是懒,不想动。于是“私人跑腿”业务应运而生。不管你是没时间,还是懒,只要付钱,就会有人帮你做。花钱买时间。

买早餐,买夜宵,接送孩子上下学,帮杀鸡,帮到菜市场买菜;从酒桌上扛回烂醉的男女,到网红餐厅帮排长长的队……只要你想得出来,他们又做得到,且“不违法违反道德”,就都干。

1986年出生的张单,就是这个“就都干”的人。

张单涉足“私人跑腿”业务,属于巧合。

2018年以前,张单做过很多工作。最近的一份工作,是网络销售,经常给客户送货,接触过许许多多的陌生人。这个过程中,他经常看到客户急着去办事,却硬是没时间去跑。在渐渐了解到忙碌的现代社会中“跑腿”市场的强大需要后,工作之余,他开始涉足私人跑腿1分快3。

“没什么成本,也不需要技术,时间不固定,一部电车就可以开工。很适合零散时间多的我。”

张单运作跑腿工作的方式,有些原始,就是加自己微信,通过微信下单。做微商时候,他认识的人很多,于是,就从这些人开始营业。2018年9月,他开始正式跑腿。通过熟人,一单单地接。只要给钱,什么都跑。来一单接一单,口碑渐渐建立起来。

“我们跑腿的费用不贵,白天市区内不超过3公里的单子,费用都是个位数。晚上会贵些。加上直接一对一交易,特别方便,目前也没出过什么不靠谱的事。所以慢慢市场就做起来了。”

从一开始的每天一两单,渐渐变成每天三单、四单……十几单,节假日活更多,更是舍不得休息。一开始的零碎收入,聚集起来,渐渐变成一笔养家糊口的有力补充。目前,他的微信好友里,躺着两千多个用户,每天,有少则几个,多则十几个单子要跑。节假日的时候,会有几十个单子。为了这个,张单特意订做了一辆特别的电动车,一度电不到可以跑两天,就几毛钱成本。“普通电动车不行,路途远的话,没跑几个单子电就没了,都没地方充电。摩托车就更不行了,一天跑几十公里,最少也要十块钱。成本上划不来。”

业务上来了,单靠自己一个人,明显就不够用了。张单开始招人。全职的,兼职的,他都招。“有车,有时间,愿意跑就行。他们忙一个月,兼职的能有一千多块收入,全职的,有时候有三四千。在玉林这个地方,也能生活了。”

张单和伙伴以及朋友们。

跑腿员的业务大部分是帮忙排队,买东西,送东西,还会替工作忙碌又不放心的熟客接送小孩上下学。接孩子,是需要极大信任度的单子,张单通常会自己去跑,不会分配给小哥。“其实我跟客户也不熟,都是生意中建立起来的关系。但她们愿意托我去帮接孩子,这个信任我不能辜负。”

跟别的大城市的跑腿小哥比,张单他们接的活稍显得沉闷,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听了就虎躯一震的单子。最大的困扰一般不过就是——客户都不知道自己指定的那家宵夜摊在百度地图上根本不存在,跑腿员骑着车兜兜转转,连问了三个街坊才找到。

 “可能是在玉林,还没有太多人了解我们这种跑腿1分快3,所以目前接到的单子基本上都是一板正经的,没有什么奇葩的例子。”

偶尔也会有让人好玩的单子,这种客户多是年轻的单身客户,身边没人帮忙,很多家务事操持不过来。有客户在外忙碌,家里宠物没人照料。于是下单,让他拿了钥匙上门,帮喂猫、和当铲屎官。猫咪比较柔顺,看到陌生人,也就是喵喵叫,并不抗拒。“要是喂狗,我还得好好想想,敢不敢去。”

客户买了家具,不懂组装。一个单子下来,张单自带工具,看着说明书,摸索着帮客户组装好床和窗帘。

有人半夜钓鱼回来送了客户一条鱼,大半夜的客户怕鱼死了不新鲜,凌晨一点多叫他上门,血淋淋地把鱼杀好,搁进冰箱速冻。

至于帮客户买宵夜,那是日常操作,是业务的大头之一。张单说,自己的业务之所以经营到凌晨两点,就是因为晚上要帮买宵夜的客人特别多。有名大排档的宵夜是热点,经常有人叫买了玉柴螺丝粉送到公务员小区的。最远的,买了十斤小龙虾,半夜三更送到龙安。一群人馋小龙虾了。“这个跑腿的费用,几乎跟夜宵本身的价钱差不多了。但是人喜欢吃的时候,价钱都不是问题。”

送得远的不仅仅是夜宵。有一回,兴业的一个单位,值班员工忽然生病,大半夜乡镇药店都关门了。他接到单子后,马上赶到24小时营业的药店购买了药品,一路疾驰,从玉林送到兴业的某乡镇。半夜的乡村道路黑暗无光,他一路听着车子在坑洼崎岖的路上颠簸得咔咔响。

“很多事情甚至自己都没做过,客户下单的时候我都担心自己干不干得了。但摸索着去干,竟然都能够顺利完成。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城市超人似的。”

张单是散装营业,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。没单子的时候,他和跑腿员会待在南城广场,靠着电车玩着手机等候,有事的时候,呆在家里或者随便一个什么地方也行,等待不知道何时会忽然出现的下一单。

没单子的时候,需要耐心等待。

日常随处奔波,最重要的是没有时间呆在家里。张单的女儿才两岁,他经常觉得愧疚,没有时间陪她。他的朋友圈里,经常大量地刷孩子的照片和视频,并且抒发不能陪伴她的遗憾和感慨,用上一个直率的男人所特有的大量的惊叹号。

“做这一行很累,刮风下雨都在跑,饭也都得在外面吃。但是我的想法也很单纯。无非就是要工作,要生活,要挣钱,要吃饭。有得选择吗?没有。大家都不容易的,哪有睡着就舒舒服服来钱的工作。苦一点有什么,有事做,有希望就好。”张单不怎么爱说话,也没有什么形容词。尾音短促,好像很有力气地把一个字一个字从胸腔往外蹦。

在这行干久了,张单和跑腿小哥每天都追着单子跑,过程都变得模糊不清。客户们也一样,他们之间的交往,仅限于微信上的几句话,递收宵夜或者送皮鞋去补的那几分钟。有时连个照面都不用打。

“这个没有关系。都是生意而已,你信任我,我就把活给你办得好好的,妥妥当当的,就是这样,不用太多虚的东西。现在我只想我们的跑腿业务能做得再大一点,更多玉林人知道有人可以帮他们跑腿,来找我们来下单。大家付出那么辛苦,就想有个好的回报。”

他反复强调,什么都做的,都可以接,不管怎么“奇葩”,你下单,我们都接。“当然,绝对不能违法,也不能违背社会道德。这个底线,肯定是要守的。”

就这样吧。他们是城市的超人,是万金油,也是一群普通人。

张单骑上精打细算买下的电单车,然后汇入街头的电单车流。他要去帮客户把一大笔现金存入指定的银行。慢慢地,你在人海中看不到他。

责任编辑:晏海珊

关键词:跑腿 / 玉林

你可能喜欢看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