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手机阅读本文
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

特战尖兵梁钊广:守住初心,当“最好的兵”

时间:2019-08-01 08:29:11 来源:1分快3-玉林日报 作者:记者 钟勇 通讯员 梁英海

梁钊广在进行射击训练。

人物简介

梁钊广,北流市隆盛镇人,1994年9月出生,2012年12月入伍,现为武警云南总队机动第一支队特战一中队副小队长。个人先后2次荣立二等功,荣获武警部队“勇士勋章”、中级反恐特殊人才、优秀士官人才二等奖,被总队评为“十大标兵士官”,6次被评为优秀士兵(士官),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和“尊干模范”。入围第22届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20名正式候选人名单。

滇中某训练场,一场反劫持演练正在进行。一个废旧仓库门口,两名“歹徒”持枪把风,库房内烟雾缭绕,几名“匪徒”劫持着一名“人质”,谈笑风生。殊不知,特战队员对这一切早已了如指掌。

“行动!”负责指挥此次行动的副小队长梁钊广用手势发出进攻指令。两名队员借助周围掩体迅速绕到“岗哨”身后,将其“解决”,梁钊广则带着其他队员破门而入……

“嘭,呯呯呯……”枪声连着破门声,几名“匪徒”当场被“击毙”,“人质”成功获救。

就在大家认为演练大获成功时,梁钊广却把大家重新召集进行复盘检讨。

“配合还不够默契,锁定击毙目标还不够快准,来来来,再来一次……”梁钊广一边指着现场比划,一边严厉指出这次演练需要提高的地方。在其他队员走出仓库后,梁钊广偷偷调整了“人质”和“歹徒”的位置。

演练再次展开,当队员们踹开仓库大门瞬间,差点懵了:“匪徒”的位置怎么跟之前不一样了?

“实战哪有一成不变的?位置情报信息只能作为重要参考,但罪犯不是木偶,随时会走动。这次锁定击毙‘歹徒’的时间比之前慢了一秒多钟,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人命关天呐!”这已不是梁钊广第一次不按套路出牌了。

“梁班长平时训练爱思考、善研究,经常冒出一些新奇的训练方法,特别是有一次他扮演‘恐怖分子’,非常狡猾,我们怎么也寻不到他的踪迹,所以‘滑头广’这个外号就在全中队传开了。”与梁钊广并肩作战多年的队员杨义玲笑着说道。

其实,“滑头广”一点也不滑头!入伍后就把“当兵就要当最好的兵”作为座右铭的他,靠的是“只要扛得住,就要狠劲练”的吃苦精神,沿用的是“一步一动稳抓稳打”的“老套”训练方法,才练就了扎实过硬的军事素质,从同年兵中脱颖而出,第一个入选特战中队,逐步成长为特战尖子,最终凭实力赢得了展示和提高自我的广阔舞台。

2015年6月,组织派梁钊广与其他4名特战尖子代表武警云南总队远赴斯里兰卡参加“丝路协作2015中斯联训”。

斯里兰卡是一个热带岛国,终年如夏,只有雨季和旱季的差别。6月正值斯里兰卡的雨季,白天气温高达42摄氏度,闷热的天气对身体是个极大的考验。一个多月时间,从城市反恐到丛林作战,从楼房突击到暗哨反偷射击,梁钊广咬牙坚持,虚心好学,严格训练,以精湛的专业技能、顽强的战斗作风,最终成为整个联训队仅有的6个“最佳学员”之一,斯里兰卡军人竖起大拇指称他为“最棒的中国武警”。

“我能坚持下来,没有任何诀窍,就是敢于吃大苦、耐大劳!”梁钊广总结斯里兰卡之行收获时说道,没想到“滑头广”也有没招的时候。

2016年11月,梁钊广参加武警部队首届“巅峰”特战比武,与来自武警部队各单位80多位“高手”同场竞技。其中夜间渗透侦察课目,要求特战队员躲避电子哨通过未知区域获取情报,90%的淘汰率让这场侦察兵之间的较量充满挑战。

前12名参赛队员在此课目均告失败,第13个出场的梁钊广,为躲避电子哨,选择了一条满是荆棘的路线,他忍着被灌木树枝刮伤的疼痛,艰难躲过电子哨的扫视,第一个赢得挑战。

“当我看到梁钊广的时候,他满脸都是被树枝划破的血口子,当时我就急了,冲着他喊‘梁钊广你不要命了?怎么不戴头盔?’他说头盔戴着影响他的视线,于是就把它摘了,当时我是又生气,又心疼。”中队长邓应春对梁钊广这名爱将赞不绝口。

“滑头广”用最笨的方法挑赢最新的科技装备,也作出很多别人认为是“笨”的决定。

2017年,服役满5年的梁钊广面临着退役和留队的选择。此时恰逢广州公安特警到支队招录人员,工作人员听完梁钊广的介绍后说:“你的素质最好,希望能到我们单位工作。”开出的条件是:进入公安特勤大队,公务员编制,年薪20万元。

“当时的诱惑真的很大,第一是公务员编制,第二是工资高,第三是离家近。不心动是假的。”梁钊广如是说,“当时也有战友劝我一定要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趁年轻回到地方说不准还有更好发展,反正迟早要退伍,迟退不如早退。”

简单按照大众的想法行事,那不是“滑头广”的作风!果不其然,不走寻常路的梁钊广作出了很多战友眼中最“笨”的决定——继续留在部队!

“是部队培养了我,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大提升空间,只要继续提高能力素质,特警以后还有机会,但要再穿上这身军装就难了。”“固执”的梁钊广坚持只要没有实现心目中“最好的兵”就绝不“收兵”。

既然选择了留下来,提干便成了梁钊广能在部队更久服役、更能体现价值的绝佳之路。但由于文化功底相对薄弱,2017年文化分拉了后腿,遗憾落榜了。去年,支队有意给梁钊广创造提干考学环境,学习便成了他的首要任务。

就在梁钊广全力备战提干考核的关键时刻,支队接到了武警部队第二届“巅峰”特战比武竞赛的通知,总队点名梁钊广必须参加。

参加过第一次“巅峰”对决的梁钊广深知,一次特战比武,就是一场漫长的鏖战,掉皮掉肉自不必说,就怕到最后还比不出水平,交不了差。但他也有不甘,认为还能做得更好。于是放下书本就奔上训练场。

然而,由于之前重心放在学业上,梁钊广在集训队组织的第一次5公里测试中勉强挤进前20名。梁钊广感到莫大耻辱,决心采取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迎头赶上,每天起床,穿上防弹背心、绑上沙袋,自己给自己负重,加强训练。坚持不懈的努力,梁钊广状态逐步回升,第一次淘汰考核稳妥通过,第二次已经进入前几名,最后一次直接被确定为备战“巅峰”比武的苗子。

为期6天的武警部队第二届“巅峰”特战比武竞赛于2018年9月24日拉开战幕,包括来自雪豹突击队、猎鹰突击队两支国家队在内的38个单位的300余名特战精英展开激烈角逐。个人全能课目要求参赛队员在5公里复杂地形上,90分钟内完成多种武器操作、攀登射击、班用机枪射击、驾驶射击、手榴弹投掷、目标引导、越障、战场救护、武装泅渡、抗干扰记忆等10项内容,全面检验参赛队员综合战斗能力。梁钊广参加的正是个人全能课目。

90分钟完成10个专业科目,考验的不仅仅是特战队员的胆识和果敢,更是一场与自身体能和意志的拉锯战,当身体面临崩溃边缘的时候,荣誉感就成为前行最强劲的动力,也是坚守在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作为当天第一家出赛单位,梁钊广心里清楚,没有可借鉴的经验,只有依靠自己。启程前,他再次检查武器装具,调整至最佳状态,当按下计时器的那一瞬间,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能力素质的强弱,更代表云南总队在练兵备战下的训练水平。

前面的几关平稳进行,但也失了一些分。在进行到越障科目时,身体已经处于疲惫状态,梁钊广决心啃下“滚木架”这个硬骨头,虽然裁判员提醒过此前有40%的队员在这个障碍面前吃过亏,但倔强的梁钊广还是低估了它的困难程度。三次尝试,三次摔倒在地,但他偏不服气,第四次咬紧牙关,在身体极度疲惫的情况下,再次翻越滚木架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虽然越过了障碍,但头朝地摔了下去,还被障碍物边缘刮伤了小腿,鲜血浸湿了裤腿。

梁钊广并不后悔刚才的虎劲,因为他是特战队员,时间不会因为谁受伤了而停止,艰难立起身体后,一鼓作气直奔下一个目标而去,腿上的伤情早已置之度外。

……

冲过终点按下计时器的一刹那,时间定格在78分32秒,梁钊广斩获个人全能第二名的好成绩,团体获得第七名。梁钊广也因此再次荣立二等功。

当梁钊广从时任武警部队参谋长秦天中将的手中接过“特战全能精兵”奖牌时,眼里噙满了泪水,为了这次比武,他付出了太多,也知道,与心中“最好的兵”又进了一步。

“去年我们支队只有一个提干的指标,梁钊广考了第二,遗憾落选。如果他不参加这次比武,安心复习,去年可能就真的提干了,但是他没有那样做,当组织需要的时候,他毅然站在了组织这一方。”中队政治指导员毛辉介绍说。

两次出国学习交流、两次“巅峰”比武,把梁钊广锻造成了特战“尖刀”上的“刀尖”,几乎站在了特战专业的塔尖。在很多人眼里,这应该就是所谓的“最好的兵”了!

然而,有了“滑头”资本的梁钊广却对“最好的兵”的理解又有了新的看法:“比武赛场有规矩,按照规矩拼尽全力即可,但在平时训练中多设想几种情况、多训练几种方法,实战时成功就多几层保险。‘最好的兵’不是为了快而快,而是为了战而快!”

如何让训练场对接战场,让训练贴近实战,敢打制胜成为了梁钊广的新课题。他开始在支队第一个训练快反射击,有时为了提高零点几秒,他可以一天训练一个出枪动作,固化成肌肉记忆,做到条件反射。由他负责指挥的战斗小组,在训练中经常会增设在实战中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,加大难度,反复训练,反复折腾,文章开始描述的演练场景便是日常操作。正是这种一切从实战出发的扎实训练作风,他带领的小分队处置各种突发情况的应对能力有了大幅度提升。

“梁钊广同志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参加上级比武争金夺银上,更重要的是在平时的战备训练中,是抓训练的一把好手,具有很强的鼓干劲和教育作用,他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绩,一方面得益于习主席强军思想的引领,另一方面得益于我们云南总队大抓实战化训练的浓厚氛围。”武警云南总队机动第一支队参谋长刘二对梁钊广给出了较高的评价。

遗憾的是,梁钊广落选了第22届“武警部队十大忠诚卫士”,可喜的是,他今年提干考核成绩名列支队第一,面对这一悲一喜,积极乐观的“滑头广”并没有过多失落,“只要努力了尽力了,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没评上,说明自己还不是‘最好的兵’,只要还在部队,就有机会追上他们。”

“任何情况下,都能完成任务,都能打胜仗,就是最好的兵!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“滑头广”给出了答案。然而,“能打胜仗”并没有具体标准,因为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路,只要身着军装就要永不停歇走下去。也许这就是鞭策梁钊广不断进步的源动力,也是他不曾动摇过的初心!

原标题:守住初心 当“最好的兵”——记武警云南总队机动第一支队特战尖兵梁钊广

责任编辑:李家州

关键词:特战尖兵

你可能喜欢看的